相关文章

真维斯、美特斯邦威等与之类似的大众服装品牌都在伟华服装学校在广州服装学校中堪称一流

真维斯、美特斯邦威等与之类似的大众服装品牌都在伟华服装学校在广州服装学校中堪称一流

十年如一的进行贴近市场的服装设计与广州纸样培训。伟华服装学校在广州服装学校中堪称一流。无数学子学到了一流的专业知识,顺利进入就业岗位 报告期内,德永佳在内地、香港及澳门、台湾的店数均有不同程度减少,其中内地更为凶猛,关闭的388家店占到了2013年3月31日3820家店总数的10%。

事实上,不仅仅是班尼路,真维斯、美特斯邦威等与之类似的大众服装品牌都在陷入关店潮。据美特斯邦威历年的业绩公告显示,2012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6.93亿元,同比下降37.42%,2013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4.28亿元,同比下降38.18%,2014年第一季度,公司主营业务收入8604万元,同比下降32.46%。

近几年,美特斯邦威加快了关店步伐,2012年,美邦关闭了开张3年的上海淮海路2000平方米ME CITY旗舰店,2013年,美邦服饰关闭门店数量多达200多家。2014年初,美邦服饰旗下高端子品牌“MECITY”退出北京王府井,盲目扩张、利润下滑或为诱因。

美特斯邦威是1990年代末到2010年服装行业飞速发展的时期孕育出的本土服装品牌,在国人的支持下,美邦取得过辉煌的业绩,但是面对国际服装品牌的冲击,美邦却不堪一击,经仔细研究后发现,美邦的品牌价值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虚无缥缈。

“不走寻常路”、“穿着自然”这类熟悉的广告词似乎已经很久没听到了,昔日人头攒动的专卖店一直在减少,商场专柜的面积也不断压缩。在众多城市的高街旺铺早已难以寻觅到班尼路等大众品牌的踪迹。

老去的品牌?

上世纪末红极一时的班尼路、佐丹奴的时代似乎早已成为过去,这些老品牌已明显无法满足消费者的个性需求。

高库存成为这些品牌必然面对的困难。中发商业管理集团董事长丁浩洲对媒体表示,近几年中国服装业经营都不好,不少国内服装品牌碰到了高库存的问题。以90后代表的年轻消费者注重款式新颖,要求衣服性价比高。真维斯、美邦等品牌的运作模式跟不上市场的变化,衣服款式更新速度慢。按照以前的操作模式,一款衣服从设计到生产出来一般要3到6个月的时间,然后再大批量生产上市。

不过优衣库、ZARA等国际快时尚品牌完全推翻了这一操作模式,新品上市时间大大缩短。以ZARA为例,一款新品最快可以在两周之内推向市场。快时尚品牌是少量生产,但款式多样化,而且价格区间选择大。丁浩洲说,这无疑满足了年轻消费者的需求。

面对竞争对手和市场的变化盲目转型,也成为了老品牌求生存之路上的另一败笔。2013年6月末,美特斯邦威在西藏拉萨和云南丽江两地首发秋季主打系列“N.F.T新能量科技绒”产品。定价在300至500元上下的美邦纳米绒秋冬保暖衣物,分为纳米绒马甲、外套等多个版型,十余种颜色。

其官方关于“新热量纳米绒”的定义,中国羽绒工业协会理事长姚小蔓公开质疑其涉嫌误导消费者、违规宣传。“纳米绒实际上就是聚酯纤维,价格较为低廉,美特斯邦威方面有意把聚酯纤维往纳米和绒上靠,直接和羽绒进行对比,实则是把廉价的蓬松棉添加上科技、天然的概念。”显然,这样的转型,并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

而美特斯邦威旗下高端子品牌“ME CITY”自上市以来,瞄准明星效应,签下郭富城、周杰伦、张韶涵、潘玮柏等港台明星以及欧美名模。2009年,随着美剧《越狱》的热播,美邦砸重金签下该剧主演米帅,斥巨资在上海淮海路上演了一场不亚于好莱坞大片的开业秀,《指环王》中精灵王子的扮演者奥兰多·布鲁姆也曾出现在“ME CITY”的宣传海报上。

高价签约当下最热门的明星,意图获得更高市场回报。但与高价投入签明星所不相匹配的是,品牌并未在产品设计上进行对等的投入,“ME CITY”高端快时尚概念的定位与产品设计严重脱节。定位“快时尚”,复制“ZARA”、“H&M”的成功经验,这条看似便捷的成功之路,美邦却走得相当的艰难。

首先,产品设计趋于低端年轻化,风格与主品牌“美特斯邦威并无太大差异;“快时尚”胜在紧跟潮流,快字当先,“ME CITY”的产品线虽够全面,但却输在产品更新过缓,与市场同类产品相比,同质化现象严重;对市场估计不足,没有成熟的买手体系,且经营模式方面的欠缺,造成库存积压过剩;而高于主品牌的定价,也让目标群体渐行渐远。